妈妈,我不是故意的!

(1)

林林出生于80年代,那时候大陆刚刚改革开放,农村的许多男人都跟着城
市里的包工头子走了,不大的村庄里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孺。

林林从小对乳头就比较敏感,喜欢拿着妈妈奶子把玩,也不知道该说林林的
性意识啓蒙得比较早,还是说他天生就是个淫种。妈妈由于爸爸经常在外打工,
可能由于比较饥渴吧,从小也不禁林林。(汗,我还是用第一人称吧,第一次写
H文,怎麽写怎麽彆扭。)

冬天的一天一个下午,我像往常一样,撸起妈妈的衣服,钻进去,含着妈妈
的奶子,一边和妈妈看电视。山东电视台现在演出一部外国片,一个女人罩着轻
纱在水里漫步,奶头红红,这时候,我不知道怎麽地,感觉小腹热热的,小鸡鸡
也翘了以来,不自觉地扭来扭去。妈妈这时候也感觉出来,问我怎麽了,我有点
不好意思的说:「我的小鸡鸡有点难受。」

妈妈一愣,然后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,摸我的小鸡鸡。我感觉越来越难
受了,死命地含着妈妈的奶头,妈妈摸了会后,拍了拍我的头,说:「没事,没
事,长大了。」然后我继续看电视,电视上的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,于是我的小


鸡鸡就冷了下来,又变回原样。

晚上的时候,我又搂着妈妈,咬着妈妈的奶子,感觉跟往常不一样,往常含
着妈妈的奶子的时候,我只是感觉好舒服,就很快睡着了,今天不知道是怎麽回
事,浑身燥热,于是两只手在妈妈的身上四处游蕩。突然我摸到了妈妈下面
有毛毛的地方,发现了有道缝,我伸出指头往里面捅了捅,发现能够进去,里面
软软的、温温的。

这时候我的小鸡鸡又硬了起来,好像比以前还大了许多,妈妈突然说话了:
「怎麽了,又难受啦?」

「嗯,小鸡鸡好涨。」

「把小鸡鸡放妈妈这里就好了。」

说着,妈妈左手搂住我往她身上靠了靠,右手握住我的小鸡鸡往刚才那道缝
里塞,直至妈妈「噢」的呻吟了一声,然后把我紧紧地搂住。

我这时候也感觉畅快了好多,妈妈下面的小缝被我撑开了,紧紧地挤压着我
的小鸡鸡,我的小鸡鸡也变得有点痲痲的。

这时候我伸手摸了一下,发现下面湿湿的,赶紧对妈妈说:「妈妈,妈妈,
你尿尿了!」

「宝宝,那不是尿。别管那麽多,来,宝宝,妈妈喂你喝奶。」

「妈妈~~你早就没奶了。」

妈妈笑了两声,说:「宝宝,你使劲吸就有了。乖,听话。」

说着,妈妈就把我的头又再按在她的奶子上,然后我就拚命吸,我想喝
奶,自从我四岁起的时候就没再喝过妈妈的奶了。

我刚吸不久,就发现妈妈的腿夹着我的腰,然后耸动,我的小鸡鸡也变
得越来越舒服,妈妈的下面好像有魔法一样,弄得我痲痲的、酥酥的。过了会我
感觉要尿出来了,于是向妈妈说去上厕所,突然,妈妈「啊~~」的叫了一声,
然后大声喘气,我的小鸡鸡好像泡到了水里。接着,我也尿了出来。

我怕妈妈骂我,我赶紧对妈妈说:「妈妈,是你先尿,我才尿的。」

妈妈这时候打开了电灯,然后看着我,歎了口气,就找了条毛巾仔细地擦了
擦我和她的下面。

我们重新躺下后,我又偎依到妈妈胸口。

「宝宝,今天晚上的事不要告诉别人,听到了吗?」

我爽快地答应了下来,然后好奇地问妈妈:「妈妈,刚才是怎麽了,我的小
鸡鸡怎麽进到妈妈下面的小缝里了,不会把它撑破吧?」

「宝宝,那是妈妈的小妹妹,你的小弟弟……哦,也就是你的小鸡鸡,放到
里面就能生小孩了,你就是从妈妈的小妹妹里生出来的。」

「你的小妹妹那麽小,只能放进我的小鸡鸡,我怎麽可能从里面出来呢!」



「傻宝宝,你那时候还小啊!你的小弟弟已经不难过了吧?你难过的时候,
就回家找妈妈,把小弟弟放进妈妈的小妹妹里就好了。知道了吗?而且不能告诉
别人哦!」

「那老师呢?」

「不行,谁也不準说,不然你难受的时候,妈妈不帮你治了。」

我赶紧答应了下来,然后我们沈沈睡去。(写到这里,我发现,好像一点也
不H啊,郁闷。难道我已经进入淫者大道,淫心,而不淫鸡巴?)

翌日清晨,我早早起来就去上学了,可上课时,总是想着昨天晚上那舒服的
感觉,不知不觉小弟弟又涨了起来,我只好用腿夹着,头昏脑涨的。终于中午放
学,我赶紧跑到家去,看到妈妈在做饭,然后沖上去搂住妈妈,伸手摸妈妈的奶
子,想含在嘴里,吓得妈妈一跳,拉着我的手问:「宝宝怎麽了?」

「妈妈,我想要,好难受!」

「你去把门锁上。」

我赶紧跑到门口把门闩上,这时候,妈妈已经在床上叫我了:「宝宝,到床
上来!」我跑到床上,发现妈妈已经把衣服脱了,钻进被子里了,我爬上去,向
妈妈扑了过去,然后就咬着妈妈的奶子,妈妈这时候也在摸着我的后背。

「轻点,轻点。」妈妈叫了一声,我抬起头来,看见妈妈的奶子已经被我咬
出道伤痕了,白白的奶子在窗外的阳光下散发着洁白的光芒,变得好美,我情不
自禁地用手轻轻的抚摸着,妈妈也拿着手引导着我的小弟弟向昨天那肉洞走去,
「噗」的一声,我和妈妈都舒爽得不行,我一动不动地体会着那美妙的滋味。

「宝宝,你动一动……」说着,妈妈扶着我的腰上下移动,渐渐地我体
会到了快乐,像是飘在云端。我不知不觉加快抽插的节奏,妈妈也呻吟着,
一边叫着:「宝宝,好舒服,好宝宝……」

我一边抽插着,一边摸着妈妈的奶子,我从未知道妈妈有一个这麽奇妙的小
妹妹,能让我的小弟弟快乐。

「宝宝,我要死了……宝宝,干死妈妈吧!」妈妈的双颊变得红扑扑的,她
的奶子也变成了粉红色。我把妈妈的奶子揉啊揉,像是揉麵一样,想把我的手揉
进妈妈的奶子里,揉进妈妈的身子里;我的小弟弟也拼命往里挤,想回到妈妈的
身体里,回到它的故乡。

突然妈妈尖叫了一声,然后一股液体喷射了出来,淋洒到我的小弟弟上,我
的小弟弟受到这股刺激,也喷洒了出来。这时候我委屈地对妈妈说:「妈妈,我
不是故意的。」

妈妈,我不是故意的!(2 )


自从我发现插了妈妈的小妹妹后,妈妈对我更好了。每次看着我的时候眼睛
里总是闪烁着莫名的光芒,让我感觉好温暖,我再也没见到妈妈以前那种幽怨的
神情。这让我感觉很高兴,我也更乐于跟妈妈的小妹妹玩。

「宝宝。对,用力,用力啊,宝宝。」妈妈蹶着大屁股趴在床上,我跪在妈
妈的身后,手里一边揉捏着妈妈那白嫩的奶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妈妈好久没
被爸爸插过啦,妈妈的小妹妹大小竟然还是那麽紧。

妈妈告诉过我,这种事本来只能是妈妈和爸爸做的时候,我不禁嫉妒起我的
爸爸来。心里一边骂爸爸不会享受离开家,一边用力插着妈妈的小妹妹,插地妈
妈浪叫不已。

听到这麽靡费的声音,我对妈妈开起了玩笑:「妈妈,是我厉害,还是爸爸
厉害啊?」

妈妈气喘吁吁的说:「宝宝厉害,我的宝宝最厉害了,大鸡巴操的妈妈好爽
啊,赶紧使劲操妈妈,啊……啊……宝宝的大鸡巴好大哦。」

我听到妈妈的夸奖,也不管妈妈说的是真是假,更加猛烈的沖刺起来。妈妈
的大奶子在前面的晃蕩也加剧了。妈妈「啊」的一声,我知道妈妈已经泻了。

这时,我爱怜的把妈妈扶着躺下,把小弟弟从妈妈的小妹妹里拔了出来,只

见白色的液体从小妹妹里流了出来,妈妈看起来很累的样子,我虽然没泻,也不
忍心再摧残妈妈了。

这时候妈妈微微的张开双眼,看到我的小弟弟还雄赳赳气昂昂的的竖立着。

妈妈示意我上前,妈妈突然张嘴把我的小弟弟含了进去,我「滋」的吸了口
凉气,彷彿三伏天吃了冰块,妈妈用她那滑滑的舌头绕着我的龟头舔了一圈,那
痲爽的感觉,差点让我喷了出来,我赶紧象妈妈说的用舌头一顶上颚,才憋住。

只见妈妈用她那红红的小嘴唇套在我的阴茎上,鼓着腮帮子,一前一后的,
这决不同于我插妈妈的小妹妹的感觉,两种感觉,不同刺激,一样的舒爽。

突然一声尖叫,吓得妈妈差点把我的龟头给咬了下来。我们转身一看,只见
门口站着隔壁的婶婶,我吓得快哭了,这可怎麽办啊。还是妈妈反应快,赶紧起
床,拉住婶婶。我呢,就赶紧缩到被窝里,只露出两只眼睛,惊恐的看着她。妈
妈拉着婶婶,坐到床边。然后,就聊了起来。

也没提我们怎麽回事,可是过了每一回,我就听出来了。

妈妈问:「怎麽样,你是不是也想要啊,我让宝宝给你,宝宝的下面可有这
麽大啊。」说着,妈妈便用手比划给婶婶看,只见婶婶的脸变得更红了,可眼神


里似乎还不相信。

「姐,真的吗?宝宝才多大啊,我们家那口子也没像你说的那麽大。」婶婶
疑惑的朝着我这边看了看。

我一听不服气了,人小怎麽了,人小,弟弟大。

于是我站起身来一步走到婶婶跟前,示威似的朝婶婶摇了摇我的小弟弟。

婶婶不敢置信的望着我的小弟弟,眼睛再也离不开了。

这时候我也观察起婶婶来,她比妈妈年纪小了几岁,身材也没有妈妈的
丰满。不过她的腰好细哦,眼睛也比妈妈的漂亮,让人看起来很妩媚。

看到这里,我本来半硬的小弟弟,越发嚣张起来,上面的青筋也越发狰狞,
龟头上还滴着妈妈那亮晶晶的口水和爱液,婶婶喉咙咕咚一下,好像吞了一口口
水。

这时候妈妈朝我使了个眼色,我赶紧拉住婶婶的手,扑了上去。

婶婶的身子好像酥了一般,没了骨头,随着我的动作,就躺了下来,只是嘴
里还念叨着:「不,宝宝,宝宝,我是婶婶……」

可说着说着,当我把她的上衣脱了下来,露出她那小巧挺拔的秀乳,然后舔
了上去的时候,我已经听不出来她在讲些什麽,妈妈的双手,也伸进了她的裤腰
带。

渐渐的,婶婶的气息变得粗了起来。

趁热打铁,我把嘴又伸进了婶婶的嘴里,刚伸进去时,婶婶还像征性的阻挡
了一下,可马上我就攻陷阵地。两只手,进行揉面活动,把婶婶搓的身上起
了点点红斑,妈妈也把婶婶的裤子给脱了下来,露出白晃晃的大腿,一团黑色的
毛看起来好显眼。

只觉婶婶深深抽搐了一下,妈妈已经把手指放进了婶婶的妹妹里面了。然后
还炫耀地把沾有婶婶淫水的手指给我看。

我的欲火越来越高涨了,真想马上插入婶婶的小妹妹里面。可妈妈怎麽办?

不能冷落了妈妈啊。妈妈也似乎看出我的犹豫,朝着我笑了笑,示意我赶紧
把婶婶给解决了。

我伏下身去,缓缓地把小弟弟送入婶婶的身体里,然后抽插,用妈妈教
我的技巧,寻找婶婶的快感部位。发现婶婶的阴道似乎特别短,每一下都能碰到
花心,我兴奋起来,加大力度,顶得婶婶哼哧哼哧的。没几下子,婶婶就使
劲抓着我的后背,弄得我背火辣辣得痛。然后就感觉龟头被吸地紧紧得,然后婶
婶阴道里沖出浓浓的淫液来。

我知道婶婶高潮了,可我还没泄。于是又找到了妈妈,妈妈这时候也被我们
刺激的意乱情迷,握住我的小弟弟就往她那里塞,我赶紧提鞭上马,在妈妈身上

驰骋,妈妈象匹烈马一样,配合着我一起一伏,我在妈妈里面感觉到她那强烈的
欲望,毁灭的欲望,我也被妈妈感染了,也不在乎什麽技巧,大开大合的沖刺,
像两个古老的角斗士,什麽技巧都是无用的,在这个战场上,只有力量才是决定
胜负的关键。

「啊……」我和妈妈一起大呼了一声,两个人同时达到了高潮。我伏在妈妈
身上,一动也不动,紧紧地搂住妈妈,以填补心中的空虚。

妈妈,我不是故意的!(3 )


我这几天上课,一直心不在焉。老师已经提醒我好几次,说是要考中学了,
要我好好努力,再不努力的话,就叫家长了,真是让人郁闷,要是被妈妈知道了
的话,那不是她就不能跟我玩那个游戏了吗?傍晚放学后,天已经黑了,冬天时
候天黑的比较早,我一边踢着小石子,一边低头走路。突然,一个人跑了过来,
把我给撞倒。我抬头一看,原来是隔壁婶婶的公公,华老头。

「华老头,你做什麽呢?」

「啊哈,没什麽」华老头慌慌张张的转过头往后面看了看,然后神色紧张的
走了。我有点纳闷?他是怎麽了。

等我回到家后,看到婶婶正趴到妈妈的肩膀上哭呢。我问妈妈「妈妈,婶婶
怎麽了。」

妈妈说:「她那老不死的想爬灰呢。」「爬灰?」我知道,就是公公和儿媳
妇干那事。

「那爬过了吗?」我好奇的问?婶婶的哭声又变大了。哦,我知道了。我心
想,该死的老头,跟我抢女人,我是不是该买包老鼠药把他给弄死,我把书包放
下,坐在床边,看着婶婶,心里想着,该怎麽做?

这时候妈妈说了,「婶婶,你和艾艾不如晚上睡到我们家吧,那老不死就不
能再去找你了。」婶婶羞涩的点了点头。

艾艾,这时候也跑到我们家来了,来找她妈妈吃饭。艾艾,是婶婶的女儿,
比我小了两岁,是个黄毛丫头,算是跟我青梅竹马,两家人经常说让艾艾给我做
小媳妇呢。想到这里,我又仔细的端详了艾艾,眼睛像她妈妈一样大大的,脸上
还有一对小酒窝,说不出的俏丽。想到晚上能跟艾艾在一个被窝里睡觉,我身上
又燥热,小弟弟也变硬了。妈妈彷彿跟我有心灵感应,朝着我眨眼在笑
呢。

晚上,婶婶抱着被子和艾艾过来了。我们四个人躺在床上看电视,看到三个
女人,我的心活络起来,我把头靠在妈妈的胸口上,小手向妈妈的小妹妹摸了过
去,用手指插了几下,等到妈妈已经流出婬水,我挪动了一下屁股,就把小鸡鸡

塞了进去,然后轻轻的抽插。妈妈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,床也吱嘎的响,婶婶
这时候朝我笑了笑,继续在看电视。

这时候,艾艾察觉到了什麽,问:「林林,你们家的床怎麽不结实啊,总在
晃。」我心想,能不晃吗?我正在做运动呢。

妈妈的脸变红了,眼睛也闭上,昂着头,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大,看着妈妈那
淫蕩的模样,我想戏弄一下妈妈。我把一只手摸到了妈妈屁股后面,探索妈妈的
屁眼在那儿。另一只手,代替我的小鸡鸡继续在妈妈那里做运动,找到妈妈的屁
眼后,我猛地插了进去,只听妈妈短促的尖叫了一下,张开了双眼,看到艾艾正
长大双眼看我们时,妈妈说:「我刚才看到有老鼠蹿了过去,明天该买点老鼠药
了」我觉得非常好笑,妈妈这黄华也太滥了点。

不过老鼠药?我又想起那该死的华老头,恨不得杀了他。

妈妈,我不是故意的!(4 )

夜已深了,我睁大者双眼看这窗外,感觉艾艾已经睡了。我轻轻的钻到婶婶
的被窝里,轻轻的用小弟弟碰了碰婶婶,“还没睡?”她问我。

“没呢,它想进去”我拉这婶婶的手放到我的弟弟上。

“轻声点,”婶婶朝我示意,不要吵醒艾艾。

我起身跨在婶婶身上,被子被撑了起来,冷风吹了进来,我打了个冷战,婶
婶赶紧拉了拉被子,把我们两个都包裹住。我把弟弟插进婶婶的阴道里,里面有
点干,而且很紧,进入感觉有点困难。婶婶在我耳边轻声说道:“摸我,摸一会
就好了”。我上下其手,摸这婶婶的奶子,渐渐的,她的奶头硬了起来,像棵花
生米,我张开嘴,把它含住,用牙齿轻轻的咬,用舌头轻轻的添。感觉到婶婶已
经有点湿润了,我问道:“可以了吗?”婶婶点了点头,我把龟头端好,深深的
插了进去,一下子就到达了顶点。婶婶按住我的头,双腿绷直,然后说:“动吧”

我嗯了一声,然后就上下起伏。我们两个都不敢发出声音,不过黑暗的
房间太静了,还是能够听到我们两个喘气的声音,以及肉体碰触地相声,婶婶再
一次的提醒我要小一点声音。我只好把动作放慢,深深的插入,再缓缓地拔出,
每一次都顶到婶婶的花心,揉几下再退出,体会这那小肉肉给我的美妙滋味。不
一会,洪水就淹没了我的小弟弟,龟头埋进水里,不屑的说,龟头是淹不死的。

第二天,清晨起来,妈妈和婶婶已经在做饭了,我看到艾艾在正光这身子找
衣服呢,她看到我行了,还赶紧捂住身体,叫我别看。我感觉有点好笑,就她那

小身板,要奶子没奶子,要屁股没屁股,然后我向她扑了过去,把她压倒在身下,
用手捏了捏他的胸,不屑的说了句,“根本没有”

这时候小丫头恼羞成怒,跟我扭了起来,突然她叫了起来:“阿,林林,你
的小鸡鸡怎麽肿了”

我说:“小丫头没见识”然后不再理他。穿上衣服,下午洗脸了,看到婶婶
正撅这屁股在做菜呢,我伸手拍了一下,她转过头来不好意思的笑了。看到她甜
蜜的微笑,心想如此美丽的女人竟然被那老蛤蟆给吃了。就忌恨起来。心想这该
怎麽收拾那老东西。

和艾艾走在上学路上,艾艾不知忧愁的在唱渴望的那首主题曲。叽叽喳喳的
吵个不停。我问她“你知道不知道,你爸和我爸爸什麽时候回来啊”

“不知道阿,可能我们放寒假的时候吧”

哦,那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我得想个办法,让她爸爸知道她爷爷爬灰,最
好弄得声势大点,让那老东西自杀,如果他不死的话,那我找个机会,亲手把她
弄死。我已经安排让婶婶和妈妈一直呆一起,不给那老东西机会。先等等看吧,
我这麽想这,这时候已经到学校了。

我和艾艾打了个招呼。就分别走进自己的教师。

走进教室,刚刚坐下,就听到我同桌,班长李萍萍根我说,要来一个新的老

师儅我们的班主任。

说是从市里来的。这让我感到很奇怪,我们村子里的人,都跑到市里面了,
怎麽市里会有老师下来教我们。

妈妈,我不是故意的!(5 )

上课铃声响了,教室里走进来一个年轻的大美女,她进来后就把羽绒服给脱
了,里面是件白色的毛衣,蓝色的牛仔裤,看起来苗条的很,不像村里的人冬天
穿的严严实实的,像个大草包。

她的奶子看起来也不小,比我妈妈的小,但比婶婶的看起来要大,但是我妈
妈的奶子没她那麽挺,看起来都往上翘。

她是个瓜子脸,小嘴红扑扑的,让人看着就想咬一口,我知道她是摸了口红
的。

只见她一步三晃的走上讲台,介绍自己,我紧紧地盯着她的胸,心里想
着允吸这样的奶子该是个什麽滋味啊。同学们这时候一个个的站了起来,自己介
绍自己。

这时候轮到我了,我站起来说:「俺叫林林,今年12嵗,俺家住在村里的黄
土高坡。」

然后我看着老师,老师对我笑着让我坐下,我傻愣愣的没有听到,只是盯着
看。

老师又问:「怎麽了,林林同学?」

我下意识的说:「老师你真好看,尤其是你的奶子。」

同学们哈哈的都笑了,老师也被我说的不好意思,脸也红了。

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。恼羞成怒的说:「笑什麽,老师的奶子如果不好看,
你们家的猪都笑了!」

这时候同学们笑得更欢了。

操你娘的,我坐下后,骂了几句,今天脸丢大了。

下课后,老师单独把我叫了出去,问我家有没有空的床,我心想她该不是看
上我了吧。我想可以把婶婶的床弄到我家,这样不就是有机会把老师给搞了吗?

这时候我还不知道老师是对我有企图的,还正想着用什麽方式把老师给弄了
呢。

晚上的时候,我们把婶婶家的床给搬到了我们家的另外一个房间。

妈妈说让老师单独一个人睡,人家可是城市里的人,了不得啊。给咱们做贡
献呢。

晚上的时候,老师跟我们挤在一起看电视,本来我想插妈妈的小妹妹玩,可
妈妈不让,老师不是艾艾那样的小女孩子,怕被发现,弄得我郁闷不已,早知道
就不让老师过来了。

正烦恼着呢,老师这时候提议,让我过去跟她睡,说是她一个人有点害怕。

妈妈也答应了,农村人朴实啊,那个年代老师说的话比谁都管用,倒是婶婶
有点不乐意。不过呢,最后我还是跟老师过去了。

我先把衣服脱了,就玆流一下钻进被子里。老师也把她的毛衣脱了,漏出奶
罩来,我当时还不知道那是奶罩,妈妈和婶婶都没带过。

老师紧接着又把裤子给脱了,我吞了口口水,我的娘啊,绝对是极品!挺拔
的奶子,杨柳一般的小蛮腰,修长的大腿,白白的屁股,小内裤边上还漏出几根
黑色的小阴毛。

老师朝我一笑,就躺下了,然后搂着我,对我说:「林林,老师漂亮吗?」


「漂亮。」

「老师那儿漂亮啊?」

「老师,你哪儿都漂亮。」说着,我就试探着去摸老师的奶子,我问:「老
师,这是什麽啊?」

「这是老师的奶子啊。」老师狡猾的说。

突然老师摸到了我的小弟弟。小弟弟在老师的手里慢慢变大,老师手里一边
套弄这,一边说:「想不到,你人这麽小,鸡巴倒是蛮大的。」

我傻笑了两声,伸手想把老师的奶罩给摘下来,可摸索了半天,没摘下来,
到最后还是老师自己摘了下来。

这时候,我真的看到了老师的奶子,粉红色的奶头,不屈的峭立这,像竹笋
一样的乳房,我用两只手才能握得过来。

我揉捏着老师的奶子,像往常根妈妈玩得一样,把奶子揉成各种形状。



老师这时候说:「林林,你给老师一个宝宝,好不好?」

我问:「怎麽给老师宝宝啊?」

老师说:「我教你,但是,你不能告诉别人啊。」

其实我早知道该怎麽玩了,但老师已经了,她拉着我的手,让我扒着她
的小妹妹,告诉我这是大阴唇,阴道,以及土话的称呼及书上是怎麽称呼的。妈
妈虽然告诉我几个东西,但是老师讲的更好,更刺激好玩。于是我也不再解释说
我会操她了。

渐渐的,老师被我的手指刺激的呻吟起来,身子扭来扭去的。

老师不再解释了,老师握住我的小弟弟引导它进入老师的桃花源,老师说了
一句:「给我一个孩子吧。」然后示意我操她。(又不会写了,恼火!赶紧
凑够积分吧,我的天哪!)

「操我,快,快,用力。」老师一边喊着一边把屁股向上顶,以配合我的动
作。也许是嫌我太笨了吧,她可能觉得不过瘾,直接翻过身子,坐到我的身上。

外面白色的雪映照得屋内,一点也不觉得暗,我用手捏着老师的屁股,半躺
着,老师紧闭着双眼,奶子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的,划出一道道美丽的波线。

老师的头发也已经被汗水弄湿了,几缕长发飘到老师的嘴边,一会贴到老师
的红唇,一会落到老师洁白挺拔的奶子上,说不出的妩媚。

寂静的夜里只剩下两个人淫乱的声音。

(6)

半夜醒来,我靠着老师的头,偎依在她的胸口,很奇怪地想:爲什麽第一次
见面老师就要搞我呢?不过我很知趣地没有询问。

我的心又蠢蠢欲动了,看着老师洁白的身子,心里想这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
机会呢?于是,我把硬起来的鸡巴又再塞进老师里面。好紧啊!因爲老师已经睡
了,下面没有水的滋润,让我弄起来感觉很艰难。不过我也管不了那麽多,有屄
不插是傻瓜。就这样弄了一会儿,老师好像也清醒了一点,然后嘴里叫了。

「老公,操死我了!」然后跟着我的节奏迎合起来。

「老公操得你爽吗?」

「爽,爽,老公的大鸡巴操得小妹妹好爽~~」

这女人可真够骚的啊,我插了一会,她就在叫:「要死了!操死我了……」

娘的,老子还没玩够呢!

于是我跨在她头上,把鸡巴塞进她嘴里:「给我舔!」

我真怀疑这老师以前是不是做妓的,老子的鸡巴都能伸到她的喉咙里,她还
一边含含糊糊地在那里说什麽「好大,噢~~好大~~」。


大约过了十多分锺,感觉可能快要射了,我揪着她的头发猛地插了几下,鸡
巴一涨就喷出一股浓浓的精液。只听见老师还「咕咚」一下咽了下去,说:「好
甜啊!」我好奇地蘸了一点她嘴边的精液,不甜啊,妈的,敢骗我!不过我这时
候可没精力再操她了,于是晕乎乎地睡着了。

早晨的时候,我感觉鸡巴痒痒的,起来一看,原来是那骚货正在舔我的鸡巴
呢!我看着她那饑渴的样子,白白的大屁股翘着,我的鸡巴已经胀大了,欲火又
上来了。我把鸡巴抽出来,翻身来到她的后面,把鸡巴一端,攻向了她的屁眼,
只听她尖叫起来:「老公,不要啊……」

妈的,把老子的欲火勾了上来,难道就这麽算了?想到她还是老师,不把她
操到趴下,说不定什麽时候还给我小鞋穿呢!

于是我双手狠狠地捏着她的大屁股,鸡巴狠狠地插一下,然后再绕几圈,努
力把她的小穴给弄大,好让我的鸡巴全部塞进去。也不知道她的屁眼是咋长的,
竟然像螺丝帽一样,一圈圈地束着我的鸡巴,让我每次的进入都有射精的感觉。

这样可不行啊,我气压丹田,把身上所有的查克拉都集中到鸡巴上,鸡巴变
得越来越大,硬是够硬了,可插起来更难了,受到的刺激反而更大,怪不得人家

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。看着她在那矫喘不休,舒爽的样子,奶奶的熊,我是不是
偷鸡不成了?

我胆从恶生,把一只手狠狠地掏向她的小穴,在里面抠挖。没一会她就不行
了,全身发烫,额头上布满汗水,突然,一口气喘不上来,就软绵绵地倒下了。

我这时候慌了,赶紧叫:「妈妈,妈妈,老师被我操死了!」

听见妈妈一边穿衣服,一边紧步跑过来,赶紧掐老师的人中,老师才慢慢地
醒了过来。

妈妈埋怨我说:「你怎麽能这麽干呢?老师一个人怎麽受得了你?以后,让
老师跟我们一起睡吧!三个人,你想怎麽干都行,如果三个人还不够,你就把艾
艾也操了吧!」

这时候老师听到妈妈这麽说,手指着我们:「你们……」然后又晕了过去。